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老树林论坛肖图 >
十年改革高考邁入新時代 最大受益者是學生
作者:admin  日期:2022-07-09 10:40 来源:未知 浏览:

  6月27日,河南、山西、內蒙古、四川、雲南、陜西、青海、寧夏等省份同一天公佈了高考改革方案,從2022年秋季入學的高中一年級學生啟動實施高考綜合改革,從2025年起普通高考將實行“3+1+2”模式。

  高考一直是一場牽動千萬人神經的大考,它不僅關乎千萬學子的命運,同時,幾張看似輕薄的試卷背後還透露著高校的“如何選”和基礎教育的“如何教”。

  高考承載著國人的很多期盼,人們期盼它既能成為每個懷揣夢想的學子向上流動的渠道,同時也能為國選拔高素質的人才。自1977年恢復高考以來,高考的改革從未間斷過:1999年實行了“3+X”科目改革;2002年普通高校招生第一次實現全面網上錄取,同年北京市進行了自主命題的嘗試;2003年開始部分高校自主招生試點改革;2010年《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頒布,提出全面實施高中學業水準考試和綜合素質評價。

  而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以前所未有的決心和力度推進全面深化改革,高考改革也在向更深的層次邁進。

  正如習總書記2014年8月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上所説的: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總的目標是形成分類考試、綜合評價、多元錄取的考試招生模式,健全促進公平、科學選才、監督有力的體制機制,構建銜接溝通各級各類教育、認可多種學習成果的終身學習立交橋。考試招生制度改革要在充分論證搞好頂層設計的基礎上,試點先行,分步實施,有序推進。

  同年的9月4日,《國務院關於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出臺,上海市、浙江省成為首批試點,兩地分別出臺高考綜合改革試點方案,從當年秋季入學的新高一學生開始實施;3個月後,12月16日,兩項配套政策——《關於普通高中學業水準考試的實施意見》和《關於加強和改進普通高中學生綜合素質評價的意見》出臺。

  2014年9月5日,《國務院關於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出臺第二天,北京大學考試研究院院長秦春華在中國青年報頭版撰文時給出了這樣的判斷:“這一次的改革深刻地回答了為什麼改,改什麼和怎麼改等根本性問題,是自1977年恢復高考以來國家在教育領域實施的最全面、最系統的頂層設計。”

  3年後的2017年,北京、山東、天津、海南4個省市啟動了第二批高考綜合改革試點。緊接著,2018年,河北、遼寧、江蘇、福建、湖北、湖南、廣東、重慶等8個省市啟動第三批改革。

  2021年又有黑龍江、甘肅、吉林、安徽、江西、貴州、廣西7個省份公佈了“新高考”改革方案,成為第四批高考綜合改革省份。

  2022年,河南、山西、內蒙古、四川、雲南、陜西、青海、寧夏8個省份公佈高考改革方案……

  從2014年到2022年,八年、五批次,全國已有29個省(區、市)啟動高考綜合改革,這也意味著以分類考試、綜合評價、多元錄取為主要方向的新高考體系基本形成,我國絕大部分省份已經進入了新高考時代。

  作文題是這樣的:預測,是指預先推測。生活充滿變數,有的人樂於接受對生活的預測,有的人則不以為然。請寫一篇文章,談談你的想法。

  人們的熱議不僅出於對高考的一貫關注,同時也因為上海、浙江作為高考改革首輪試點,迎來了“新高考”的首次落地。

  上海市一位一線語文教師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説,這個題目在思辨的同時聚焦現實生活,引導學生觀察生活中的具體問題並思考,而不是簡單的知識轉移。

  高考命題專家也強調,這個題目為考生的寫作內容提供了豐富的邏輯關係與層次。即使考生選定了某一觀點,依然可以在選定的觀點上有縱向深入的思考空間。

  教育部高校學生司相關負責人介紹,從目前的五批高考改革省份公佈的各省高考綜合改革方案看,總體框架是一致的,考試科目及安排上大致可分為兩種模式:“3+3”或“3+1+2”,第一批和第二批改革試點省份採取的是“3+3”選考模式,前面的“3”為語文、數學、外語3科,後面的“3”是考生要再從物理、化學、生物、思想政治、歷史、地理、技術等科目中自主選擇3門作為高考選考科目。

  從第三批改革開始,有關省份充分考慮本地原有高考模式、生源數量、基礎教育發展水準等因素,提出了“3+1+2”的選考模式,“3”依然為全國統考科目語文、數學、外語,所有學生必考;“1”為首選科目,考生須在高中學業水準考試的物理、歷史科目中選擇其中一科;“2”為再選科目,考生可在化學、生物、思想政治、地理4個科目中選擇兩科。這樣的微調“進一步突出了物理、歷史兩個科目在高校自然科學和人文社會科學大類人才選拔和培養中的基礎作用,使改革更加精準地對接地方實際,更好滿足當地學生成長和人才培養需求。”教育部高校學生司相關負責人説。

  “新高考”“首秀”之後,時任浙江省教育考試院副院長邊新燦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給出了這樣一組統計數據,“在我們開展的5000余人的問卷調查中,70.17%的高校招生工作者和超過六成的學生、家長,認同取消文理實行必考加選考擴大了選擇性,促進了學生的個性發展。”

  當然,高考改革不是為了改而改,其背後是由評價改革帶來的育人方式的變革。教育部基礎教育司相關負責人介紹,2019年,國務院辦公廳出臺了《關於新時代推進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各省(區、市)要結合推進高考綜合改革,制定普通高中新課程實施方案,2022年前全面實施新課程、使用新教材。”同時,適應普通高中新課程改革和高考綜合改革,依據學科人才培養規律、高校招生專業選考科目要求和學生興趣特長,因地制宜、有序實施選課走班,滿足學生不同發展需要。據了解,截至目前,全國已有26個省份和兵團實施課程新教材,另外5個省份也將於2022年秋季學期全面實施新課程新教材。

  在高教領域,2020年啟動了強基計劃,探索服務國家重大戰略的人才選拔機制。首先是聚焦國家重大戰略需求,突出基礎學科的支撐引領作用,由有關高校結合自身辦學特色,重點在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力學、基礎醫學、核工程與核技術以及歷史、哲學、古文字學等相關專業招生。其次積極探索在高校招生過程中對學生進行多維度評價,將考生高考成績(佔比不低於85%)、高校綜合考核結果和綜合素質評價等折算成綜合成績,從高到低順序錄取,體現對學生更加全面的考查和評價,轉變簡單以考試成績評價學生的做法。再次,強基計劃錄取的學生實行小班化、導師制,配備一流的師資,提供一流的學習條件,創造一流的學術環境與氛圍。兩年來,強基計劃共招收1.2萬餘人,生源品質得到各方面充分肯定。

  在職教方面則推進了高職分類招考,初步建立了技能型人才選拔模式。推動高職院校的考試招生與普通高校本科相對分開,突出“文化素質+職業技能”評價方式。截至2021年,全國通過分類考試錄取的考生已超過300萬,佔高職招生計劃的60%以上。

  2021年2月19日,教育部印發了《關於做好2021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通知中強調,繼續將招生計劃增量向中西部地區和考生大省傾斜。

  其實,向中西部傾斜早就在國家的統籌之中,早在2008年,“支援中西部地區普通高校招生協作計劃”便啟動實施。而在2014年出臺的《國務院關於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特別寫入了要提高中西部地區和人口大省高考錄取率,繼續實施支援中西部地區招生協作計劃,在東部地區高校安排專門招生名額面向中西部地區招生。同時繼續實施農村和貧困地區專項計劃,由重點高校面向農村和貧困地區招生。

  對於一個社會,教育公平是最基本的公平,是“底線公平”和“起點公平”。因此,向中西部、寒門學子的傾斜,正是教育公平的體現。

  教育部的權威數據顯示,持續實施重點高校招收農村和貧困地區學生專項計劃,每年招生人數從2012年的1萬人增至2021年的12.2萬人,累計錄取學生82萬餘人。第三方評估顯示,專項計劃得到多方認可,高校滿意度為80%、學生為90%、地方為100%,形成了保障農村和貧困地區學生上重點高校的長效機制。

  在實施教育公平的道路上,除了做加法之外,還要做減法。高考加分項目就是最明顯的減少項。

  我國從20世紀50年代起就實行考試加分政策,但在實施過程中,出現了加分項目過多、分值過大,甚至還出現了資格造假等問題,極大地影響了高考的公平和公正。因此,2014年明確提出,要大幅減少、嚴格控制考試加分項目,對於確有必要保留的加分項目,應合理設置加分分值。同時加強考生加分資格審核,嚴格認定程式,做好公開公示,強化監督管理。

  2015年,教育部出臺政策取消體育特長生、中學生奧林匹克競賽、科技類競賽、省級優秀學生、思想品德有突出事跡等五類全國性高考加分項目,並指導各地減少地方性加分項目。2018年,上述加分改革正式落地,高考加分項目減幅達63%。在此基礎上,近年來教育部積極指導各地充分考慮基礎教育發展情況,深化高考加分改革,精準確定加分資格條件,合理降低加分分值,得到社會各界積極肯定。

  教育部部長懷進鵬曾説,新時代新征程,必須以人民滿意作為重要檢驗尺規,始終堅持教育公益性原則,進一步促進教育公平。

  一面是越來越多的選擇性,及向中西部和困難地區傾斜的入學機會,一面是越扎越緊的制度籠子,當溫度和尺度越來越完美融合時,我們守住的是高考更為公平公正的底線。

  2021年9月,教育部印發了《關於進一步加強和改進普通高等學校藝術類專業考試招生工作的指導意見》,又會同國家體育總局印發了《關於進一步完善和規範高校高水準運動隊考試招生工作的指導意見》,啟動高校藝術類專業和高水準運動隊考試招生改革。“要為有藝術體育特長的孩子創造公平發展的機會,通過進一步加強統考統測,嚴格選拔標準,引導高校不再盲目組織校考,減輕學生和家長的考試負擔和經濟負擔。”教育部相關負責人介紹。

  2018年9月10日,習總書記在全國教育大會上指出,要深化教育體制改革,健全立德樹人落實機制,扭轉不科學的教育評價導向,堅決克服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的頑瘴痼疾,從根本上解決教育評價指揮棒問題。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

上一篇:广东:今年底前全面实行免费婚前、孕前健康检查
下一篇:徐百慧《人世間》央視熱播 化身底層婦女苦中作樂引共鳴